比目魚最新書評、文學隨筆集:《刻小說的人》
亞馬遜 當當網 京東網 豆瓣網
比目魚最新書評、文學隨筆集:《刻小說的人》

极速福彩3d反着买,极速福彩3d返点,聚财彩票策略

亞馬遜 當當網

京東網 豆瓣網

比目魚博客
畫紙片兒
鑒于每天長時間盯著電腦和手機屏幕會帶來頭昏眼花、神經衰弱、夜裏失眠等不良後果,我決定睡前遠離電器。從去年年初開始嘗試在睡前臨帖寫毛筆字,書法水平是否突飛猛進比較難說,但睡眠質量有所提升。 幾個月前又換了一個住處(最近幾年我一直過著一種居無定所的生活),沒帶筆墨,于是考慮把寫字改... ...
解密:諾貝爾文學獎1967年候選人名單
諾貝爾文學獎每年的評選都有一份候選人名單,這份名單要保密50年才會公諸于衆。近日,1967年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名單過了保密期,得以公布。 那一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是危地馬拉作家米格爾·安赫爾·阿斯圖裏亞斯(Miguel Ángel As... ...
誰會拿下2017年的諾貝爾文學獎?
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將于10月公布。今年誰會拿獎? 延續這幾年以來的傳統,在此公布一下博彩公司 Ladbrokes 對于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(鏈接),貼在這裏僅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,娛樂價值高于參考價值。一位作家在這個名單上的賠率越低,就說明博彩公司認爲此人獲獎的可能性... ...
臨豐子恺漫畫
最近每晚睡前練毛筆字,有一天心血來潮,試著臨了一幅豐子恺的漫畫,覺得還算有趣,于是連續幾天臨了十幾張,今天帖在這裏。 我從來沒學過國畫,平時也不怎麽畫畫兒,所以難免出醜露怯;此外毛筆字提款尤其糟糕。說不定日後多加練習,有望達到豐子恺先生千分之一的水平。 ... ...
誰會拿下2016年的諾貝爾文學獎?
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將于10月初公布。今年誰會拿獎? 延續這幾年以來的傳統,在此公布一下博彩公司 Ladbrokes 對于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(鏈接),貼在這裏僅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,娛樂價值高于參考價值。一位作家在這個名單上的賠率越低,就說明博彩公司認爲此人獲獎的可能... ...
30個值得推薦的文化、讀書類微信公衆號
據我觀察,“微信公衆號”這個東西是極具中國特色的。在國外,自己寫東西,或者公司企業搞內容營銷,博客還是最主要的陣地(當然 Facebook 也有不少人用)。在國內,自從微博出現,當年流行一時的博客近乎灰飛煙滅,忽然 Old School 了,忽然又小衆了... ...
杜月笙一幅(書法練習)
下圖爲本人收藏的一幅舊上海青幫著名人物杜月笙的書法。原文爲: “得方便處行方便,該撕逼時就撕逼。” ... ...
給創業者讀的十本書
(刊于《時尚先生》雜志2015年9月號) 創業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事。想象一下這幅圖景:你的頭腦裏出現了一個相當不錯的主意,你找到幾個志同道合的小夥伴,決定把這個好主意變成一個網站或者App,你們起早貪黑面對電腦屏幕奮戰半年時間,産品終于發布,用戶蜂擁而至,不久投資人也被吸引過來,于... ...
大衛·米切爾訪談:結構上的極繁主義者,文字上的極簡主義者
(注:今年六月我應《時尚先生》雜志之約對英國作家大衛·米切爾做了一個訪談,文章刊于《時尚先生》2015年9月號,刊出時引言部分有所刪改,這裏貼出的是原文。) 英國作家大衛·米切爾(David Mitchell)並不住在英國。爲了接受我們的采訪,並參加一... ...
誰會拿下2015年的諾貝爾文學獎?
2015年諾貝爾文學獎的得主將于10月初公布。今年誰會拿獎? 延續這幾年以來的傳統,在此公布一下博彩公司 Ladbrokes 對于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的賠率(鏈接),貼在這裏僅供感興趣的讀者參考,娛樂價值高于參考價值。一位作家在這個名單上的賠率越低,就說明博彩公司認爲此人獲獎的可能... ...
關于朱嶽,關于《說部之亂》
(本文是爲《上海壹周》刊載的作家朱嶽的自問自答所寫的引言。朱嶽的問答部分可以在這個鏈接看到。) 2007年我住北京。我在大望路的一家小書店裏看到一本薄薄的短篇小說集,書名叫《蒙著眼睛的旅行者》,我在書店裏讀了幾頁之後就決定把那本書買回家。那本書裏的小說精靈古怪、想象力超群,風格之... ...
胡蘭成先生手迹一幅(書法練習)
各位新春快樂!今天我給大家展示一幅本人收藏的著名現代作家胡蘭成先生的手迹(見下圖)。原文爲: “天生不是小鮮肉,用盡余生做暖男。” 關于胡蘭成先生,亦可參閱本博客發表過的一篇舊文:《我于方便面》。... ...
更多文章
比目魚作品
比目魚文摘(自動更新)
柯衛東︱新街口舊書店的淘書往事 极速福彩3d分析
沙青青評《坂本龍馬與明治維新》︱站在“明治維新”反面的人 极速福彩3d分析
极速福彩3d分析 上海書評
顧真讀《書店日記》|出售作家做的夢和爲生活開出的良方 上海書評
胡桂林|談談吳作人先生 上海書評
俞曉群︱五行占:豕禍之暴急無道 上海書評
王敬雅評《北京:公共空間和城市生活》|他者眼中的帝都 上海書評
李公明︱一周書記:抗議論爭漩渦中的……哈貝馬斯 上海書評
常方舟評《福爾摩斯來中國》︳矛盾的偵探 上海書評
沈衛榮︱今天我們依然是香格裏拉的囚徒嗎③:東方主義的內化 上海書評
紀念陳绛先生︱陳绛談螺洲陳家 上海書評
沈衛榮︱今天我們依然是香格裏拉的囚徒嗎②:內部的東方主義 上海書評
深柳堂讀書記︱江南望族常州莊氏和清稿本《楓南山館遺集》 上海書評
沈衛榮︱今天我們依然是香格裏拉的囚徒嗎①:東方主義 上海書評
章清談近代中國知識轉型 上海書評
林行止|從德仁天皇登基說起 上海書評
李宏圖|重思1848,一場被低估的革命 上海書評
俞曉群︱五行占:魚孽之嚴猛而閉下 上海書評
鄭功評《沙特公司》︱一部沙特國家的現代史 上海書評
李公明︱一周書記:密納發的貓頭鷹……應該隨時起飛 上海書評
吳景鍵 | 呂叔湘與《不怕鬼的故事》 上海書評
柳向春︱葉恭綽所建法寶館出借與捐獻事鈎沉 上海書評
張偉讀《近代電影海報探幽》︱難能可貴的近代電影海報收藏 上海書評
潘光旦誕辰一百二十年︱田方萌:被誤解和被忽視的保守主義者 上海書評
嚴曉星︱說不完的高羅佩 上海書評
劉奕︱陶淵明詩中的農事:非予之世農,亦不能識此語之妙也 上海書評
毛尖︱或者接受冷冰川的美人計,或者 上海書評
陳力衛談近代中日之間的語詞概念 上海書評
葉瑜荪︱回憶幾位指點我學習竹刻的前輩 上海書評
林行止︱“宅男”索爾仁尼琴 上海書評
俞曉群︱五行占:鼔妖之不恤天下 上海書評
楊靖︱勞動與閑暇——重讀《瓦爾登湖》 上海書評
李公明︱一周書記:翻譯的恥辱與……悲情 上海書評
艾朗諾 陳毓賢︱懷念柯慶明兼論《古典中國實用文類美學》 上海書評
栾保群《夢憶》拾屑︱報國寺松、直頭餓死與犬聲如豹 上海書評
劉檸︱《富嶽三十六景》爲什麽重要 上海書評
謝其章︱姜德明書話裏的舊書價錢 上海書評
阿多諾逝世五十年︱孫一洲:阿多諾,一位樂評人的筆名 上海書評
止庵︱周氏兄弟與愛羅先珂等人的三幅合影 上海書評
潘潔︱幹垃圾、濕垃圾:垃圾分類在中國 上海書評
茨默談突厥學 上海書評
虞雲國《南渡君臣》序︱從趙孟頫的《嶽鄂王墓》說起 上海書評
俞曉群︱五行占:恒寒之迕意黜辱 上海書評
柳博赟︱《長安十二時辰》中的大秦景教 上海書評
李公明︱一周書記:烏托邦與……“視差之見” 上海書評
王寅麗讀《愛與聖奧古斯丁》︱重新發現阿倫特 上海書評
王培軍︱不識字而解書 上海書評
毛尖︱一樹真理 上海書評
許禮平︱牛津版《知堂回想錄》的出版故事 上海書評
楊焄評《給孩子的古文》︱“只能編好不能編壞” 上海書評